纪念白色恐怖死囚难友 施明德发表回忆录

  • 编辑时间: 2020-07-29
  • 浏览量: 188
  • 作者:
纪念白色恐怖死囚难友 施明德发表回忆录

(芋传媒记者胡家铭报导)12 月 10 日适逢「世界人权日」与「美丽岛事件」,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特别选定这个日子,并于喜来登饭店(前军法处看守所)发表回忆录《能够看到明天的太阳》。施明德耗时近两年,写下超过 17 万字,将 1962 年至 1964 年的回忆集结成册,但不发行普及版,仅印製 2001 本限量珍藏版,同时以「牢酒」及「牢酒碗」作为赠品,藉此纪念死囚难友,更记录「台湾曾经有那幺一个我们活过的年代,一如人类历史中猎杀女巫的黑暗时代」。

纪念白色恐怖死囚难友 施明德发表回忆录

新书发表会上有多位贵宾连袂出席,如立法院长苏嘉全、前民进党主席许信良、前立法院长王金平、前内政部长李鸿源、前台中市长张温鹰、台大教授管中闵、媒体人陈文茜等人到场,不仅如此,艺文界则有诗人向阳朗诵,以及歌手陈昇献唱相挺。

施明德致词时感性说道:「这部回忆录原来书名叫作《死囚》,因为我谈的都是与我相伴的死囚,最后日子的身影。」发表会一开始,施明德回忆:「站在这里,五十年以前,这是一个恐怖的、悲伤的、凄凉的地方,很多人英勇地牺牲了,也有很多无辜的人沦为亡魂,很多死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……当然杀人者会有很多理由,说那是非常时期在国共内战的状况底下,很多罪恶都能取得正当性,作为当事人之一,多少年来我真的不想回顾这段历史,每次回顾都会热泪盈眶。」

纪念白色恐怖死囚难友 施明德发表回忆录

时过境迁,在如此别具意义的时间与地点,施明德在谈话的过程中数度哽咽、落泪,他强调:「没有人的生命注定应该是绝望的,绝望的死亡中,一定蕴含着某些启示与精神,需要后人去挖掘,才把书名定为《能够看到明天的太阳》。」

施明德感叹,国民党没有没勇气面对过去的罪行,民进党缺乏肚量、胸襟,然而,解严后成长的年轻世代,多数人认为台湾的民主自由是上天所赐,这是长期被殖民者「危险时臣服,承平时逞勇」的民族性。

所以他决定不要用政府的钱,他要用这套《能够看到明天的太阳》所募得的资源发起一个「血墙计划」,邀请他的朋友们、有感念之情的人士在当年他们被枪杀的「血地」围起一堵「血墙」,让血地绽放自由之花,纪念他们的牺牲,也告诫未来的掌权者。

资深媒体人陈文茜以施明德多年战友的身份莅临,她表示,施明德写回忆录的这段时间,没有一次不嚎啕大哭,他没有遗忘那些早就被台湾社会遗忘的人。陈文茜认为,这些人不是所谓的左派、右派、统派、独派,他们是那个年代少数的「理想主义派」,跟这个社会里苟且偷生的人不一样,他们就是为理想主义赴汤蹈火的小人物。

纪念白色恐怖死囚难友 施明德发表回忆录

陈文茜也述说自己外公的亲身经历,「我外公在二二八事件中,为躲避国民党军队而躲到南投,最后抑郁而终,我的家人都告诉我,如果看到施主席,一定要跟他说:『台湾人永远欠他』,我也代表我的家人感谢施明德主席,为台湾人在所有的务实跟苟且偷生里,写下一段永恆的英雄历史,让我们看到白色恐怖里人性的脆弱跟出卖,也看到难得的人格。」

立法院长苏嘉全提到,施明德前辈是性情中人,不会记恨在心头,现在他把他的历史做一个回顾,也让台湾的后代子孙可以仰望这段台湾的过去。他还聊起过去施明德与许信良在竞选民进党主席期间,选后两人的交情竟然变得更好,这就叫做「不打不相识、愈打感情愈好」。

纪念白色恐怖死囚难友 施明德发表回忆录

前立法院长王金平则回顾,当年他担任国民党团书记长时,施明德跑来找他协助,说要为二二八受难同胞伸张公平正义,他把这件事向上报告,李登辉总统隔天就找了行政院长郝柏村等人开会,促成《二二八事件处理及赔偿条例》 通过,对此他向施明德表示敬意。王金平讚赏施明德能够成就宽恕,将过去不美好的事情转换成美好,成为社会和谐的动力,因此他相当敬佩,这样的精神值得敬重与运用。

纪念白色恐怖死囚难友 施明德发表回忆录

台大教授管中闵坦言,自己接到施明德的邀请时,纳闷地想:「我能够讲些什幺呢?」管中闵説,他人生中第一个震撼教育,是来自 1980 年春的美丽岛军法大审。他记忆犹新的是,在冷冽肃杀的法庭上,只有施明德手插口袋,嘴角挂着一丝微笑;「是的,即使是照片,我都看得出那是充满不屑的冷笑。」

管中闵接着谈及,1997 年时,他有幸参加施明德的生日聚会,那是他第一次认识施明德,但施明德没把他当外人,彼此谈笑风生。但施明德完全可能在社会大众毫无所知的情形下,痛苦而寂寞的死去。「我很难想像一个人要有怎样的决心、勇气和意志力,才可能做出这样不可思议的决定,而且『虽九死其犹未悔』。」

管中闵:「如果说我曾从主席的身上学习到一些精神,那应该就是对理想和原则的坚持了。」施明德就是留下来的一座城堡,而希望他自己也是城边留下的一块碑石,上面刻着:「坚定而优雅!」

前民进党主席许信良大力肯定这本书是「转型正义」的最佳典範,他指出,「施明德是替忠魂做见证,替冤魂申诉。」转型正义不只是清算暴政,也是歌颂自己的英雄,「难道我们台湾没有英雄吗?」即使是千年万年都必定要做的。他更直言,这本书的内容,应该要列入高中课文。

最后,许信良也以施明德的优点做为结尾,他透露,「施主席是每天都在进步的人,对于这本书他非常感动,但再怎幺样都无法代表施明德的一生,你们看 92 岁的马哈地,92 岁都能成为马来西亚的领导人,所以啊,施主席 70 岁并不会太老,哈哈!祝福施明德 90 岁也能像马哈地一样。」

纪念白色恐怖死囚难友 施明德发表回忆录

发表会上,诗人向阳也为大家朗读《能够看到明天的太阳》篇章,引领现场观众进入施明德的人生世界。

纪念白色恐怖死囚难友 施明德发表回忆录

此外,歌手陈昇也现身义演,献唱创作曲《归乡》,中间也分享自己的心得,「像我这样一天到晚瞎说胡写的人,早在三五十年前,应该也抓去关起来了,所以我作为一个自由书写的人,我要谢谢在天的先烈、亡灵,还有在座各位民主先进、朋友们的努力,才可以让我今天很安全地站在台上胡说八道。」

纪念白色恐怖死囚难友 施明德发表回忆录

随后以歌曲《斑驳》收尾,他说:「国家里那个收藏记忆的舖子,过去不许凡人触摸,它叫做「档案局」,很少有人光顾,但是我们都知道,那里依旧囚禁着上千名白色恐怖时期被独裁者枪决的灵魂,以当年从容就义的姿态,注视着我们。」